考古发现

古墓葬文物遗存众多,专家:对研究仁怀历史沿革意义重大

2022-06-15 22:41:15 作者:贾华 来源:贵州文化网

       贵州文化网讯(贾华)2022年6月11日至12日,来自贵州省散文学会、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人文学院、贵州古典文学学会的一群文化专家学者,来到仁怀市五马镇五马河流域,探寻该流域悠久的历史文化遗存,了解到很多不为外界所知的文化古迹。

5.jpg

      “长官墓”:元明时期当地显赫家族的见证  

       专家在五马镇五马河流域的永安寺境内看到,有一座名为“长官亭”的仿古建筑,亭子显著位置有一块“母边长官墓遗址”匾牌,亭旁还立有一块建“长官亭”记碑和一块母边墓记碑。这是专为纪念当地母氏家族元明时期的先祖母边而修建的,是当地母氏族人瞻仰、祭祀先祖的重要地方,也是感受家族悠久历史文化的神圣场所之一。    

       母边何许人?据仁怀市政府法制办原副主任母先炯介绍,母边是当地母氏家族的先祖,生于元朝末期,故于明初洪武年间,官至“承直郎”长官。母边墓是目前云安一带发现最早的母氏祖墓,母边墓出土的文物,见证了永安寺母氏曾是当时显赫一方的家族,其悠久历史,是家族的一面旗帜。

       据当地母氏族人、方志研究学者母先典介绍,母边“长官墓”的发现,是在一个项目的施工过程中被挖掘发现的。2014年4月11日,五马镇一农业项目落户在当地一个叫黄石窝的地点,需要迁移母氏一座古墓,迁墓时意外发现近旁还有一座元明时期的古墓,新发现的这座古墓就是母边墓。

3.jpg

        当时在母边墓内发现了一块“镇墓券”,“镇墓券”流行于两宋时期,一般放置于墓葬中,位于墓室顶部、前部或中部。古人希望通过放置“镇墓券”,起到镇墓辟邪的作用,以保护墓主人及其后代生活安宁。经“中国文字博物馆”专家对“镇墓券”进行鉴定,结论是墓主为母边。

        母边墓“镇墓券”碑石上记载,母边生于元顺帝至正三年(公元1343年),播州人(今遵义市),官至元明之际的“播州乡下承直郎长官”。据《元史》记载,元代在西南设置土司行政级制,分五个等级,长官司是其一等,长官司首领职衔称“长官”。

        陪葬文物:见证墓主人显赫身家地位

        据当时见证发掘过程的母氏族人母光天讲述,由于当时施工迁墓使用了挖掘机进行扒掘,当发现挖掘机挖到新的墓葬时,墓室已遭到毀坏,但墓室的上、下底石和左、右墙石完好。

        母边墓为夫妇合墓,墓中有相距约0.5米的两口平行石棺椁。石棺椁墓室有石锁锁住墓门,非内行匠师无法正常打开墓室。墓中出土多件珍贵文物,现均收藏于仁怀博物馆,其中的“镇墓券”和铜鼓尤为珍贵。“镇墓券”放置于母边墓左石棺椁底石下石缸内,上面有一铜鼓罩着。

4.jpg

        据母先典、母进炎、母进雄等专家研究,母边墓“镇墓券”碑石为青石,碑体长31厘米、宽25厘米、厚10厘米。碑文为阴刻纵行宋体,中间有圆形图案和“元亨利贞”四字。正文为7行67字的“诰”,内容为:“大明播州,乡下承直郎长官母边,五十岁,卜此午山,庚水出入,建造寿堂,豫为百年妨老之计,庶使子孙兴旺,后裔长隆,一如女青,诏书律令。诰 洪武二十五年十二月二日上。”

        在母边墓中出土的铜鼓,刻纹精致,鼓面直径23厘米、高25厘米、底直径20厘米。据四川《兴文县志》记载,铜鼓是象征地位、权力和财富等的一件重器,有“鼓声洪者为上,可易千牛,次者七八百。得鼓二三,便可僭号称王”之荣耀。

2.jpg

        母边墓葬铜鼓,是目前遵义地区除播州杨氏墓葬铜鼓外的又一发现。

        母边墓葬中还出土金、银、玉质文物众多。据仁怀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,母边墓中出土的金、银、玉、质文物,主要有金腰带1件、银色金头1件、金戒指2件、金手镯2件、金花2件、金钿3件、金簪3件、银发针2件,还有寿字银扣、耳坠、银条脱、嵌金玉石、墓锁等若干件。

        这些珍贵的陪葬品,无不见证了 墓主人的显赫身家和地位。

        专家:对研究仁怀历史沿革意义重大

         据母先典、母进炎、母进雄三位专家收集,在多部地方志和族谱中都出现了对母氏长官的多处记载,给后人留下了诸多历史谜团。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世居仁怀市一带的《母氏族谱》中记载,明代的一道“谕”中云:“钦差整飭遵义兵部巡道,四川布政参议李……今察(母)纲先人原系李博里长官”。遵义《罗氏宗谱》上亦记载:明嘉靖时黄平知州“罗秉渊娶母长官之女名贵”。

1.jpg

       《遵义府志》也有记载,“今仁怀境内,别有一长官领其地”,“其长官不知何名”。历史学家谭其骧在其研究中亦提到:“《府志·建置》引万历旧志,谓仁怀境内别有一长官,于史无证,存以待考。”

        这些关于母氏长官的记载,随着母边墓的发现,谜团一一解开,答案就在母边墓的“镇墓券”中,这些谜团都在母边墓出土的文物中得到印证。为留下母边墓这一珍贵的历史记忆,2019年,母氏族人在原址将残存的墓石尽力复原墓室,并新建“长官亭”供后人瞻仰。

        “母边墓的发掘,是仁怀历史上的一项重大文化发现,对研究仁怀的历史沿革、古代丧葬、民间信仰、民风习俗等,以及与中原文化的联系等方面,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。”母进炎说。(完)

统筹:刘禹涵

责编:张珺

分享:

贵州文化网版权所有

主办:贵州文化网融媒体中心

运营单位:贵州中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投稿邮箱:207656212@qq.com

黔ICP备12003314号-2 贵公网安备52050202001313号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黔)字第0016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16889